阿姨难上门雇主干着急 疫情下焦灼的家政业

阿姨难上门雇主干着急 疫情下焦灼的家政业

近日,广州一直阴雨绵绵(www.racf.cn)。这个季节特有的潮湿与粘腻,使得两个月都没成交一单的宋姐心情愈加烦躁。

宋姐的保泰家政位于越秀区达道路与寺右新马路交叉路口附近。往年,春节后原本是这个行业最旺的用工季,而现在,档口前就连路过的行人都寥寥无几。

“往年这个时候,每天来找工作的阿姨多的时候有七八十个,雇主那边打电话的也很多。但今年生意十分难做。”3月5日,宋姐告诉时代财经。

32c22b85141a4ec1a31e6079dceee446.jpg保泰家政,时代财经记者摄

春节过后,本应处于活跃期的家政行业,正因为疫情陷入近乎停摆的困境。

58到家CEO陈小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估算,在全国大概1.5万亿规模的家政行业中,涉及70余万企业,3000多万从业人员,而今年仅一季度家政行业的损失将至少在3000亿元左右。“这对70余万家政企业来讲就是业务寒冬,是至暗时刻。”陈小华表示。

停滞

陈阿姨从没想过,原本应该是团圆喜乐的春节,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。

为了工作方便,陈阿姨在广州白云区租了一间两室一厅的房子,与来广州打工的儿子儿媳还有小孙子同住。正值春节团圆时刻,在湖南老家的丈夫也带着上高三的女儿一同来到广州,一家六口打算一起过个好年。

春节前后物价飞涨,猪肉涨到了51块钱一斤,土豆等蔬菜也要7、8块。虽然物价很高,但以每个月3500元的工资,陈阿姨觉得春节后努力工作,开支不成问题。

然而,随着疫情逐渐加重,陈阿姨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“过完年之后我就知道可能不妙,我们这出去的路都封闭了。”

初六是她和雇主年前约定复工的时间,她仍打算去碰碰运气。

那天,她像往常一样6:30搭乘公交上班,8点左右抵达雇主家所在的越秀某小区。等走到小区门口,陈阿姨不出意外地被保安拦下了。“小区管得很严,除了量体温,看身份证之外,还要出示各种证明,不是小区的住户都不让进。”陈阿姨说道,“后来我给雇主打了电话,雇主就说算了,让我先回去。”

无奈之下,陈阿姨回到家中,而等待她的却是遥遥无期的复工通知。在这期间她曾给宋姐和雇主去过几次电话,结果都不尽人意。“当时说是看疫情发展的情况,等着瓶颈过去之后再看看,可是谁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过去。”

学校不开学、工厂不复工、家政无法上户,这个本应该充满欢声笑语的两居室瞬间将陈阿姨一家困于其中。

在深圳打拼,春节回了湖北荆州的郑阿姨处境更是艰难。

作为疫情重灾区的湖北,自1月27日进入封闭状态至今仍未解封。“每天在家里就是吃了玩玩了吃,完全出不去,更不用说工作了。”3月4日接受采访时郑阿姨告诉时代财经,原定初八上户的雇主早早便通知她不用回去了。

作为住家保姆的郑阿姨,在深圳虽并没有房租的负担,但在老家县城按揭买了一套房子,每个月需还2800元。

“现在没有工作做,完全没有收入,还房贷的压力就很大了。”刚还完2月份的贷款,郑阿姨对接下来两个月感到力不从心,遂给银行打了通电话,希望能争取延期还款,“那边给的回复就是不能延期,我说我现在这个情况真的没办法,然后银行经理就说让我们想办法去借钱还。”

矛盾

陈小华曾表示,受疫情的影响,家政行业面临的挑战的就是阿姨回城和雇主让阿姨进家两个环节。

对于部分地区的家政阿姨而言,即便能成功回城,其首先面临的就是工作难寻、无处隔离、以及地域偏见的问题。

6日,郑阿姨向时代财经透露了一则好消息,其当地居委会即将为离开湖北返工的人员分批次开具相关通行证明。

虽然即将返回深圳,但郑阿姨并未感到轻松。在她看来,能出湖北并不代表她能找到工作,因为很多留深的湖北家政人员目前都处于无工可做的状态。“我们有一个家政群,里面点名了说不要湖北的。”

对此,宋姐印证了郑阿姨的说法,“即使是过年没有回家的湖北阿姨,雇主也会担心是否她家里会有从湖北出逃的亲戚,这个谁都不好说,家政公司这边也不敢保证。”

而作为住家保姆,郑阿姨回深后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去哪隔离。“很少有雇主会提供隔离场所给你,家政公司那边我们暂时也住不了,只能自费找酒店隔离,但是就怕酒店不收。”

3月6日,时代财经致电深圳福田区4家酒店及宾馆,其中3家酒店都不接受来自湖北的人员入住,只有一家规模不大的宾馆同意其在提供相关健康证明后入住,单人间分别有80、98、108/天等不同价位。

实际上,无论是否是湖北籍家政人员,其难上户的背后也是雇主们充满纠结与矛盾的内心写照。

“因为害怕病毒传染,很多雇主想请但是不敢请。但现在很多企业复工了,有的双职工家庭没办法,不得不请。”宋姐说道。

白先生就是“不得不请”人群中的一员。

白先生及其爱人平时朝九晚五,由于家中老人的身体原因,不得不随时找人看护。然而年后由于疫情,阿姨广西老家封村不能返粤,企业又面临复工,白先生焦虑了起来,“这期间也面试过三四个阿姨,但都不太放心,而且价格也比平时贵了五六百。”

3月1日阿姨返回广州,第二天白先生便带阿姨去社区医院查看了身体状况,他表示,“我们也没有条件再单独找个地方给阿姨隔离,就只好让她先住进我母亲那,平时都带好口罩,每天跟我汇报体温状况。先隔离14天,食材那些我们就买好给她送过去。”

虽然条件有限,但像白先生一家能为回城阿姨提供落脚点的雇主的确是少数。“说实话,我们也怕,但是没办法。”白先生无奈道。

等待

提交申请后,郑阿姨继续在家等待结果。在她看来,只要能出湖北或许就有一丝转机,“家里很少有请家政的,而且工资也低,还是得回去。”

今年52岁的郑阿姨从没想过退休的那天,然而53岁往上的年纪在家政行业已经慢慢变得不吃香。“在农村的话六七十岁都是要干活的,家政我还可以做个两年,年纪再大一点照顾老人也还是有人要的。”

6日,宋姐的档口久违的开张营业了半天,因为有雇主需要面试阿姨。

宋姐家在广州番禺,档口在越秀。她急急忙忙地赶了过去,这是两个月来的第7单。遗憾的是,双方交谈了近一小时,仍未谈拢。

“你看,就说生意难做。不过听说附近很多小区3月下旬就解封了,可能会有转机吧。”宋姐站在门口看着雇主离开的方向拉了拉口罩。

主营产品:全棉帆布,涤棉纱卡,TR面料,防静电面料,防紫外线面料